首页 分类 科幻玄幻 最强捕头

第744章词10

最强捕头 冰霜城 8231 2020-06-28 21:22

  

  张田生走进屋内,越发感觉凉意袭人,忙四下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房间里的窗户没有关,和这边的门前成了过堂风,这才让他感觉有些发凉。

福禄也看到了那扇没有关上的窗,哎呀了一声,“竟然忘了关窗,多亏没下雨……。”

说话的功夫,福禄上前,伸手把窗关好了。

窗户关上了,张田生顿时感觉那股凉意消失不见了,心中不由哑然失笑。

徐志伟走进屋内,四下打量了一番,皱了皱眉,“房间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听徐志伟这一说,张田生这才发现,起居室里该有的东西都没有了。

床上的被褥,桌上的茶壶,还有一些起居是常用的东西,这间房间里都没有。

福禄闻言,叹了一口气,“这间房间是大老爷住的,他走了以后,二老爷嫌这里的东西不吉利,所以便全都扔了。”

说到这里,福禄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真是可惜了,有很多的衣服,老爷和夫人只穿了一两次,就都扔了……。”

张田生缓缓走到墙边的柜子前,伸手拉开了柜子门。

果然,柜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壳。

徐志伟转头看着福禄,沉声问道,“当时,你们老爷和夫人是在哪里被害的?”

福禄闻言,伸手指着空空的大床,叹了一口气,“都在那张床上。”

说到这里,福禄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他们本来已经睡下了,可是,苏传新却闯了进来,在他们还没有防备的时候,就全都被害了。”

刘田生一边听着福禄说话,一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将能藏人的地方,都打开看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这才转过头看着徐志伟,点了点头。

“徐志伟,我们出去吧?”

徐志伟点了点头,转头看着福禄,笑着说道,“这里我们已经看完了,你可以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吗?”

福禄闻言,忙点了点头,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你们和我来吧!”

起居室和会客厅一样,都有两扇门,一扇门是通往隔壁的房间,而另一扇门,则通向院子里。

福禄领着二人从通向院子里的那扇门离开了房间,便沿着小路,继续向前走去。

还没走多远,李宝生便看到了左边有一大排的房子,便笑着问道,“那一处房子好大呀,是谁住的。”

福禄笑了笑,“那里是小姐住的地方。”

说到这儿,福禄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二人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们老爷和夫人最疼小姐了,所以给她建造了最大的房子,想让她住得舒坦。

唉!真是可惜……。”

福禄的话说到这里,伸手指着右边的一排房子,笑着说道,“我先领你们去少爷的房间看看吧!”

张田生点了点的时候,“那就有劳了!”

三人沿着小路一路前行,张田生和徐志伟虽然在和福禄说话,但二人的目光,却不住地打量小路的两旁。

从小路到墙的这一面,基本上都是树,唯一的区别,就是树的种类不同。

而从小路到院子里,则有很多的花圃和假山,在院子的中间,竟然还有一个红色的小亭子,还有一排长长的走廊,到让院子显的有些雅致。

张田生只在院子里大概的看了一遍,便已经可以确定,院子里绝对不可能藏人。

李家的院子虽然不错,但其实并不很大,刘田生和徐志伟一眼看去,几乎就可以看到另一面的墙了。

三人沿着小路一路前行,很快,便来到了福禄所说的少爷的房间。

福禄来到房子的中间的一个门前,取出钥匙将锁打开,推门走了进去。

“进来吧,这里是少爷的书房!”

听福禄说的这么自然,仿佛少爷还活着一样,张田生总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

二人进了这间书房,并发现,这间书房里的书架和桌子上,也都空无一物了,想来,应该是被二老爷换钱去了。

刘田生和徐志伟二人一边一个,开始检查房间有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福禄在房间的中间站了站,又快步来到了套间的门前,将门打开。

“这里就是少爷休息的地方。”

说到这里,福禄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原本这里是不应该这样建的,他老爷说少爷读书累了,就可以回房间休息了……。”

书房的东西大部分已经被搬空了,张田生和徐志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已经确定这里无法藏人,便又朝着起居室走去。

起居室里的状况和大老爷的房间一样,所有的东西都被清出去了,只剩下空壳。

福禄也不等二人问话,便叹了一口气,伸手指着墙边的大床,“少爷就是在那张床上被害的!”

听到福禄的话后,刘田生和徐志伟也是叹息不已,更是暗恨苏传新无情。

李老爷子对他这么好,他不但不思图报,还因为这件事情,就将李老爷一家全都害了!

张田生和徐志伟叹息之余,在房间里只是随意地将柜子门打开,向里看了看,又看了看床下,确定没人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三人出了房间,便朝着院子中间的那排房子走去,也就是小姐的房间。

……

福禄来到门前,取出钥匙,将门上的锁打开,这才将门拉开,向里看了一眼,转头看着二人,“请二位差爷进吧,这里就是小姐的房间!”

说完话后,福禄便迈步走进了房间。

张田生刚一进门,便看到一个屏风正立在屋子的一角。

福禄见张田生的目光看向屏风,忙笑着说道,“差爷,那屏风的后面是一张床,以前是小姐的丫鬟住的地方。”

张田生点了点头,立刻迈步上前,来到屏风后面。

果然,屏风后面正摆放着一个精致的小床,只不过,也只是一张空空如也的床而已。

张天生和徐志伟在房间里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离开了这间房间,朝着小姐居住的地方走去。

二人刚走进房间,张田生便惊叹了一声,只看这间屋子,就能看出李老爷子对这女儿的疼爱。

墙角处有一张用檀香木制成的床,床上雕刻的花纹非常精美,床上还挂着绿色的纱幔,房门处传过来一阵微风,绿色的纱幔随之飘动,如同波纹在涌动一般。

床头摆放着一个绣着莲花的枕头,一床淡蓝色的被子。

在床头的一脚,靠着窗子的一边,还有一个精美的梳妆台,梳妆台上的铜镜,将人照的纤毫毕现,梳妆台上还有一个装首饰用的盒子……。

张田生来到梳妆台前,伸手将盒子打开,猛然间,原本一连淡然的表情,突然变得惊讶起来。

首饰盒里,竟然放着一对耳环!

看着首饰盒里的耳环,张田生愣了一下,忙转头去看福禄。

“福禄,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还有耳环?”

听到张田生的问话,福禄脸色猛的一变,随即,快步上前,笑着说道,“这也许是小姐落下的东西,只不过,没想到这么久都没人发现。

今天如果不是差爷来了,我们恐怕还是不知道呢?”

说到这儿,福禄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张田生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差爷,这间房间里,其实我们是很少来的,自从小姐嫁出去以后,也只有丫鬟们隔几天打扫一次。

现在丫鬟们都走了,打扫的也少了,就连我和福贵来的也不多。”

听到福禄的回答,张田生点了点头,目光又转向了别处,在屋内扫视了一圈之后,正要说话,这忽听徐志伟大声问道。

“福禄,这个床上,为什么有被褥啊?”

听到徐志伟的话后,张田生的目光顿时一亮,忙快步来到了床边。

刚才,他只是大致在房间里扫视了一下,由于有纱幔遮挡,倒没怎么看清床上的物品,此刻来到床前,这才发现,果然,床上已经铺盖整齐,被褥齐全。

张田生转过头看着福禄,“福禄,这是怎么回事,既然没人住,床上怎么会有被褥?”

听到二人的话后,此刻的福禄,脸上挂着的微笑早就已经消失了,如果仔细看,还能看清他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

眼见福禄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徐志伟忽然大声问道,“福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

说到这里,徐志伟的语气顿了顿,忽然泛起是恍然的表情,猛然厉声喝道,“福禄,我问你,是不是苏传新在这里住呢?”

听到徐志伟的问话,张田生也是恍然,上前一把抓住福禄,厉声喝问,“福禄,说,是不是苏传新来了?”

听到二人的问话后,福禄脸色再次变了变,急忙摆了摆手,颤声答道。

“不,不是的,不是苏传新来了!”

徐志伟冷笑一声,“福禄,那你告诉我,是谁来这里住过?”

福禄神情顿了顿,忽然低声说道,“是我和福贵,是我们两个人来住的!”

说到这儿,福禄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徐志伟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二位差爷,这个宅院里,现在已经没人来了,所以,我和福贵也不愿意住在家丁住的房间里了,便来到小姐的房间里居住。”

说到这里,福禄的语气顿了顿,才苦笑着说道,“二位差爷,这件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告诉二老爷,要不然,他会赶我们离开的。”

听到福禄的回答后,张田生和徐志伟同时一愣。

徐志伟反应过来之后,厉声喝道,“福禄,你敢骗我们?”

福禄急忙摆手,“二位差爷,小人怎么敢呢,真的是我们两个人来这里住的。”

说到这里,福禄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这个宅院里,数这个房间最好,我们两个人也想享受一下,便搬来这里住了。

二位差爷,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呀,要不然,二老爷可就会把我们赶出去呀……。”

张田生用力抓了抓福禄,厉声喝道,“福禄,你知不知道骗我们的下场?”

福禄闻言,急忙点头,“知道,知道,小人说的都是真的,绝对不敢骗二位差爷。

真的是我们两个人来这里住啊!”

张田生冷笑一声,“福禄,你还敢骗我们,就算是你和福贵来这里居住的,可是首饰盒里的耳环,你又该怎么解释?”

说到这儿,张田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福禄回答自己的话,便冷笑一声,厉声喝道。

“福禄,你别告诉我,这一对耳环,是你自己带的!”

听到张田生的话后,福禄吓得浑身一颤,忙解释道,“那一对耳环,是我女儿的,她可能是来这里看我的时候,落到这里了!”

“你女儿?”

张田生的语气顿了一下,“你女儿为什么会把耳环落在这里?”

福禄闻言,叹了一口气,“我女儿来看我,可能洗洗涮涮,结果,就把耳环拉到这里了。”

听到福禄的话后,张田生半信半疑,“你不骗我?”

福禄急忙摆手,“差爷,小人怎么敢骗你们呢,小人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谎言!”

听到福禄的回答,张田生皱了皱眉,缓缓松开抓住福禄的手,突然厉声喝道。

“福禄,你知不知道,骗我等,会是什么罪呀?”

福禄闻言,浑身顿时一震,“差爷,小人不敢,小人说的都是真的,绝对不敢骗你们。”

张田生点了点头,“福禄,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真敢骗我们,哼哼,我们可绝对不能饶你!”

一旁的徐志伟听到这句话,有些急切的问道,“张田生,我看他就是在骗我们?”

说到这里,徐志伟的语气顿了顿,左右环视了一圈,才继续说道,“张田生,你看,这间房间里要比李老爷子和他们少爷住的房间清洁得多,而且,这间房间里还有被褥,还有你发现的耳环。

哼哼,我看,福禄肯定是骗我们,这里一定有外人居住!”

张田生闻言,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徐志伟,我相信福禄不会骗我们的!”

说到这里,张田生转过头看着福禄,笑着问道,“福禄,你不会骗我们的,对不对呀?”

福禄闻言,忙点了点头,“不会,小人怎么敢骗你们,小人句句是实,绝没有谎言!”

张田生转过头看着徐志伟,笑着说道,“你看,福禄不是已经说了吗,他不会骗我们的,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说到这里,张田生看了一下四周,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状况,这才转头看着福禄,笑着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