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科幻玄幻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第840章 斩尽杀绝

  

  “大清都亲王费扬果,向大明镇北侯请降!”

冒着硝烟的战场中,费扬果单膝下跪,歪着头大声道。

茅元仪笑了笑,他按照我国的传统美德,急步上前几步,一把将其扶起,大呼道:“都亲王快快请起,真是折煞本候了!”

傻子也看出来人家在客气,费扬果不敢托大,没有起身,继续道:“罪将不敢称王,只求大明能收留罪将.......”

果然,茅元仪恢复了以往的神态,用手中的马鞭掀掉费扬果的头盔,指着他那青黑的头皮道:“剪掉鞭子,剃成光头。”

“是是是.......罪将遵命!”

说着,费扬果二话不说,拔出佩剑就将脑袋后的金钱鼠尾辫给割掉了。

余者被包围投降的八旗兵,有的认怂,也有的愤怒,他们神态各异,不过面对持枪扛炮的明军,终究没人敢跳出来造次。

接着,明军举行了简单入城和受降仪式,受降仪式很简单,主要过程就是剃头。

好在金钱鼠尾辫对理发技术要求不高,刀剑都能搞,一些手法好的自己都能解决了。

投降仪式结束后,八旗军被缴了械安排在城外的一个荒废的村落,暂时由一个旅的明军看押。

茅元仪表示,要安排他们就业,不过转业包分配需要大量的时间,只能先住一阵子。

因为此时的茅元仪很忙,他要赶着去四百里外的盛京抢功圆梦。

至于谁留下来看这些八旗俘虏,安抚整顿平壤城内的百姓,明军将领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专门研讨此事。

说白了,这关系到大家的功劳,赶去盛京的不管是不是第一个打进去的,肯定有功劳,留下来看俘虏的基本就没什么功劳了。

茅元仪把话说的很明白,怎么分配,大家讨论一下。

正当众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李少游站了出来,他言道:“我留下来!”

顿时,李少游受到了诸将的赞叹,人人称他顾全大局,品德高尚,明德惟馨,不愧是个好领导。

茅元仪更是赞叹的看了眼李少游,对这位新晋的将星再度高看一眼,暗道其立了首功,还知道不争功,是个好苗子!

安排好了一切,第二日茅元仪便带着八千骑兵轻装急行,奔赴盛京,余者步兵紧随其后。

至于平壤城,只留下一万人马由李少游调度。

茅元仪跑去忙活了,明军也走的差不多了,费扬果则安心的等待大清灭亡后明廷给自己安排就业。

他觉得,按照自己在大清亲王的身家,大明起码给个公爵吧,再低也是侯爵。

沉浸在幸福中的费扬果开始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以后自己会不会被分配到大明的江南地区,听说那里的环境很好,姑娘也挺水灵。

近几日,一心做着美梦的费扬果没有发现,平壤城中的人,正用仇视的眼光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人就是李少游,他要用最简单的方法,给费扬果等投降的八旗兵全部落实就业!

前几天的八旗师冲阵,让李少游的征北都护府损失惨重,不管是蒙古兵还是满洲兵,都被八旗师击溃冲杀。

特别是李少游一手带出来的四千天武军,更是损失过半,其中不少是当初跟他一起征讨漠北蒙古的老部下。

这口气,李少游憋了好几天,憋的很难受。

现在,他要出了这口气,了结这一切!

茅元仪率兵南下的第二天夜晚,当费扬果还在做梦去大明江南的美梦之时,当所有八旗兵沉睡之时,明军发动了突袭。

李少游一声令下,上万留守平壤的明军几乎全员出动,将这座八旗军临时驻扎的村落围成了铁桶。

炮营架炮,步军结阵,扼守村落各处出口要道。

一身甲胄的李少游策马扫视前方目标,等待着各部的回报。

“启禀大都护,我军已经完成合围,请指示!”

征北都护府赞画长策马而来,大声汇报着。

李少游冷漠的点了点头,猛的挥手道:“进攻!全部杀光!”

一名赞画劝道:“大都护,里面还有一些旗人妇孺.......”

李少游冷然道:“我说了,全部杀光!”

按照李少游的想法,这帮旗人妇孺不就八旗军的后勤吗?在大明,后勤也是军队的一种!

这名赞画担忧道:“大都护,杀俘不祥啊!”

对此,李少游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杀俘不详?昔日老贼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杀我明军俘虏还少吗?八旗军杀我手无寸铁的大明百姓还少吗?”

李少游指着面前的村落道:“这帮狗日的鞑子,这几十年来祸害我大明军民多达百万,岂能因投降就了却了这宗国仇家恨?”

“杀!全部杀光!”

李少游坚决道,便是在八旗军从东城突围之时,他们还不忘死战,可想内心对大明的抵触,不杀光他们,留着日后作乱吗?

“末将领命!”

周围众将不再迟疑,下令各部发动攻击。

“开炮!”

“轰!轰!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起,数百门迫击炮齐轰,清一色的开花弹飞入村落,瞬间将其变成了一片火海。

投降的八旗兵们整个炸锅了,他们迷迷糊糊的被炸醒,谁都没有想到,投降了竟然还有人袭击他们。

慌乱中,八旗兵们惊慌失措的四散奔逃。

劳碌了半夜的费扬果也不例外,刚入睡不久就被炸醒了,他反应非常之快,光着腚就跑出了屋子。

然而,谁都没有跑出去,因为李少游针对这次行动仔细研究了两天,对这里的地形等都考虑到了,明军的部署密不透风。

八旗兵们刚准备跑出村落,在各个路口就遇到了持枪等待的明军,接着便是一轮接一轮的射击。

手无寸铁的八旗兵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一窝窝的被无情射杀。

“李少游,你这无耻之徒,本王是不会放过你的!”

费扬果躲在一颗环抱粗的大树后嘶声怒骂着。

前两天的明军出兵仪式上,他也参加了,还亲自送了送茅元仪。

费扬果实在想不到,当日还笑眯眯和自己闲聊了几句的李少游,竟然是如此卑鄙之人,还杀降!

不是说大明人都讲文明吗?怎么还干这种缺德事?

村外的李少游没有任何回应,回应费扬果的只有明军无情的炮火。

数百门迫击炮连续轰击,一刻没停过,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毒烟弹。

到了天亮佛晓之时,整个村落都被明军夷为平地了,近三万旗人葬身火海,或是被射杀。

费扬果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骂骂咧咧的投井自杀了。

李少游秉承天武帝的风格,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他下令各部地毯式的打扫战场,遇到躲起来或者半死不活的八旗兵,直接补刀砍死,勿留一个活口。

费扬果的尸体被明军从井里打捞了上来,李少游让人将这位努尔哈赤最小的儿子,吊在村里被烧焦的大树上。

确定杀光了之后,李少游收兵回城,又让人将济尔哈朗的遗体吊在平壤城门上,并下令全城搜捕旗人。

这次行动,明军不仅搜捕旗人,连当日帮助八旗军一起守城的朝鲜人,也一并清算了。

一时间,整个平壤城内人心惶惶,到处都充满着杀戮。

还在明军的军纪良好,并未骚扰普通朝鲜百姓,这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三日后,李少游肃清了平壤,又派人将济尔哈朗、费扬果、阿山等几个清国重要人物的首级送往南京,并附上奏本一道,以陈平壤之事。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