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历史军事 大秦工程兵

第四十六章 不世功勋

大秦工程兵 远征士兵 6986 2020-06-29 16:51

  【591小说网 www.591tx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柏又哪里会想到这劝降书不是给北地骑兵看的,而是给赵王看的。

  于是依言接连写了几封书信。

  确切的说是几卷竹简。

  两卷分别给两队骑兵的二五百主,向他们痛陈利害分析敌我形势。

  另一卷则是写给全军,扬扬洒洒上千字,讲述此战如何被许昌陷害如何兵败卧牛山,最终只能归降。

  接着又命全军放下武器以保家人平安。

  “赵虽有李牧,奈何赵王轻贤慢士谗信小人,且国力渐衰无力抗秦。”

  “我等身死事小,但家人尚在北地翘首以盼且深受匈奴之害……”

  王柏这么说这么想其实没错。

  北地兵长年在漠北抵抗匈奴而且胜多败少。

  他们更痛恨的是匈奴而不是秦国,他们的家园是北地而不是赵国。

  更重要是这么多年与匈奴之间的战争还导致匈奴对北地军痛恨不已。

  于是,他们死了不打紧。

  到时匈奴谁去阻挡?

  他们的家人怎么办?

  北地的父老乡亲怎么办?

  王柏这说的是慷慨激昂、声泪俱下。

  沈兵相信如果自己是那北地精骑的话肯定会被这番话打动。

  然而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沈兵等人想把它拼成什么……

  竹简嘛,就是可以一片片拆开的。

  几卷劝降书一拆,选想要的一条条拼上再稍加改动,那文风马上就变了。

  原本苦口婆心的劝降活脱脱的变成了要与李牧一起“清君侧”的檄文。

  一样慷慨激昂、正气凛然。

  一样恨其不争、怒其不为。

  一样为李牧叫屈、为北地兵叫苦。

  而且还是王柏的亲笔所书。

  绝对是王柏亲笔所书,没人能看出破绽。

  最后再加上王柏给出的信物……一块玉佩。

  据说这玉佩还是李牧送与王柏的,王柏随身携带从不离身。

  于是所有的证据链就齐了。

  这么一来,那李牧只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当竹简和信物交到张眩手里时,尚不是很清楚详情的张眩不由目瞪口呆。

  “这……那李牧当真要反了?”

  “这么说那王柏本就想降秦的?”

  “好事,天大的好事!”

  直到沈兵大概的说明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张眩才算明白。

  听罢,张眩深吸一口气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居然有人能想出这等连环离间计?

  李牧那精明的战术转过来就变成了杀死他自己的屠刀……

  还有那王柏,不过是无奈中被一步步劝降了而已。

  现今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留下各种“罪证”。

  这心计、这谋略、这才智……

  张眩愣愣的望着沈兵。

  如果说之前他对沈兵仅仅只是报恩的话。

  那么现在,他已是心服口服。

  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公士已到了用可怕、恐怖如斯来形容的地步。

  尼玛这是人能想到的计谋吗?

  若成功。

  这千军万马也不过就是几句话、几卷竹简就搞定了……

  机智如妖说的就是这样吧!

  “二五百主,二五百主?”杨婷不满的望着正在发愣的张眩,问:“可是有何为难之处?”

  这时张眩才反应过来,赶忙回答:

  “不,校尉大人。”

  “没有半点为难。”

  杨婷点了点头:

  “此事虽是危险却至关重要。”

  “那两千北地精骑战力不俗且人心未定。”

  “我等又因兵力奇缺只能分出两千人马。”

  “而你又新伤未愈……”

  杨婷这说的是张眩新受的鞭刑。

  张眩赶忙回答道:

  “不过是皮外伤而已,属下定不辱使命!”

  杨婷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

  “若北地骑兵不服,需尽力阻其逃跑。”

  “否则必会令其起疑。”

  张眩应了声“诺”,然后便带着书信和玉佩领上兵马匆匆赶往姚庄。

  临行前还回头看了沈兵一眼,暗自下了决心往后要抱好沈兵大腿。

  否则下一个受“离间计”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看着张眩离开的背影,杨婷便细声对沈兵说道:

  “我知道你想亲力亲为。”

  “我原意也是让你带兵去姚庄的。”

  “张眩终归还是让人放心不下。”

  这话把沈兵吓了一跳。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还是明刀明枪的上。

  万一那两千骑兵不甘投降,那就是两千士卒对两千骑兵而且还是北地精骑……

  这可不是自己能把控得了的。

  一个不好把小命给丢了,那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于是赶忙回答道:

  “校尉英明。”

  “属下不过一介操士。”

  “不仅无法服众也无领军之能。”

  “委实无法胜任。”

  杨婷笑道:

  “莫要自谦。”

  “若说服众……你还道这军中还有人不服你么?”

  “其它兵士不敢说,那张眩一部早就对你佩服得紧了。由你领军又有何不可?”

  “至于领军之能……只怕是我这个校尉让你当了也是绰绰有余吧!”

  杨婷这话倒不是空穴来风。

  几天前杨婷中了李牧的调虎离山之计一时手足无措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若不是沈兵识破李牧伪装和计策又用火弹阻敌,只怕秦军那时便完了。

  所以让沈兵领上一、两千人又如何不能胜任?

  沈兵不知该怎么回答。

  不过他知道这也不需回答。

  因为杨婷最终还是没把他派上去。

  顿了下,杨婷就解释道:

  “最终还是让张眩去……”

  “却是担心那些北地骑兵有眼无珠。”

  沈兵“哦”了一声。

  暗道此言有理。

  虽说自己在秦军中已有些威望和人气,但在这通讯极度落后的时代要传到赵军却是不可能。

  所以,沈兵在那北地骑兵眼里还是一名公士。

  劝降又怎能以一名公士为使?

  那会被看成是一种侮辱、一种轻谩,甚至是一种挑畔。

  这么做的结果便是两军大战一场……

  沈兵巴不得不要去,赶忙拱手陪笑道:

  “校尉英明。”

  “如此看来的确不合适。”

  杨婷看了沈兵一眼,心下暗自奇怪:

  这跟那豪言“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功勋,以七尺之躯许家报国”的沈兵似乎有些不一样。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人家的志向是那星辰大海,又哪里会在乎屈屈两千人,这怕是要辱了他的身份。

  所以“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是说得真好。

  此时的杨婷已想当然的把沈兵往好处想。

  她根本就没发现……

  此时的沈兵正一边暗呼侥幸一边擦着冷汗:

  都怪自己吹得太过了,说什么带三尺剑以七尺之躯云云。

  这小妮子还真以为我想“立不世功勋”呢!

  这往后的日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